夏困

哈德 铁盾 EA 承花 周翔 轰爆 Mcdanno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1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1)AU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当你对着星星许下愿望时 Makes no difference who you are 你是谁并不重要

“夏之光……别去!”陈泽希猛地从从梦中惊醒,半夜,北京的天空雾蒙蒙的,看不见一点星星,这是他离开红组的第一个冬天,他总梦到夏之光,少年甜腻的笑容和嗓音,发红的指尖和耳朵,撒着娇叫他泽希。而这些在他无数的梦里最终都变成了一张被熏得发灰的脸,和试图张开的干裂嘴唇。那是他最后一次执行任务,那一天他全身而退,夏之光却几乎因为一场大火失了声音,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最初的嗓音。他离开的这一年,只有节日时收到过夏之光群发的消息,其余的日子里毫无音讯,大概是真的在责怪他。

















事故之后他就离开了红组,搭档了一年,陈泽希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够了解夏之光了,却还是怕看到夏之光醒来后的失望。因为愧疚,他留下了近几年的积蓄和一张简单的字条,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不告而别——他离开了那个传说中无所不能,解决一切事物的神秘机构。

















红组并不是没有损失过队友,尽管舒老大尽了所有的可能提供最好的设备,意外却总是不期而至。陈泽希以前总觉得挺一挺就过去了,这一行太不容易,难免心酸,直到夏之光出事,那是最信任他的人,觉得他能够解决一切的幼稚鬼,16岁的少年觉得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可他辜负了他。当计划不受控制,爆炸声传来,他拼死救出了夏之光,可是却有点太晚了。

















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凌晨三点,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的电话,硬生生的打断了回忆。
“泽希,吵醒你了么?”对方说的礼貌,好像现在是下午三点一样。
“白澍?”陈泽希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就清醒了,他离开红组这么久,只有白澍问过他原因,并尊重了他的选择,但之后并没有更多的交集了,曾经的好兄弟们好像都在为夏之光抱不平一般,纷纷孤立了他。
“我想问问,你现在还在干老本行么?红组想让你做外援,参与一个行动。”
“什么活?”陈泽希从床头柜上摸了根烟,点燃。
一阵响动,白澍的手机被彭楚粤抢了过去,“诶呀白澍,你怎么这么啰嗦啊,我来我来!喂!泽希啊,我是彭楚粤,诶……,我和你说,光光他昨天和战战去执行了一个销毁文件的任务,刚才肖战带着需要销毁的硬盘回来了,光光在给肖战争取逃跑时间的时候,被对方抓住了……”噼里啪啦语速极快的解释,一听就是红组的队长彭楚粤。
“操。”陈泽希突然感到一阵害怕。
“那栋楼的安全等级很高,之前他们是伪装进入的,现在出了事后肯定行不通了,在黑客的技术方面,整个红组的人都没你好,我知道你不愿意再碰任何任务,但你来破解这栋楼的安保系统,肯定能给营救争取到不少时间,我和白澍会去救出光光的,看在……”
“我加入。把资料传给我。”陈泽希一下子精神了,打断了彭楚粤的废话,也不管二月天气还很凉,光着脚就冲去开电脑,衣服都没来得及套上。肖战这小子,他气愤的想,如果是他在,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夏之光断后,但他明白,在清理电脑入侵痕迹方面,夏之光比肖战要强些,这是最好的安排,红组里除了他,就属夏之光电脑技术最优秀,那是他带出来的小孩儿,怎么会差呢。
“陈泽希,夏之光真的很想你,你走后他长大了很多。”彭楚粤难得感性,“这次就拜托你了。”这郑重的拜托把把陈泽希说的更难受了,原来夏之光有想他,但为什么时间匆匆流去,两人之间的联系却彻底断了,夏之光不愿意主动联系,是怪他那一次失败的行动,还是怪他突然的离去?

















陈泽希不是一个会通过逃避解决问题的人,而他现在所想的,就是一定要好好的让夏之光回来,之后他会看着他,保护他,再也不让他离开了。



ps忍不住开坑了,借用了一下总决赛VCR的设定,写的超崩,求别嫌弃(●°u°●)​ 」写的匆忙,错别字见谅!会是HE~

评论(2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