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困

哈德 铁盾 EA 承花 周翔 轰爆 Mcdanno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2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2) AU

Anything your heart desires
Will come to you

“收到了,等我看一下。”陈泽希迅速浏览着安保系统的资料,“问题应该不大”,明明是很确定能够破解的,但当遇到的是夏之光时,便总觉得什么保证都没用了,苦笑一声,忍不住自我怀疑,现在若是能把人尽快救出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白澍,你们原计划是从A口进,穿过C和E对吧,”陈泽希问道。白澍一直都是组里的智商担当,特别是当他经常和暴力狂彭楚粤一起出小任务时,这种智商上的优越便瞬间显得更突出了。
“对,我选的路线图,虽然有点冒险,弄不好就进退两难,但起码这条路最快,而且只要你配合的好,成功率也会很高。”
“你说你啊,呵,真是一开头就笃定了我会帮忙是吧。”
“是,因为老实说,光光的嗓子还没好全,舒老大已经联系了最好的医生,但手术会在半个月后才进行,所以光光现在还不太能开口说话,我们一般都尽量让他少说话,任务时都是简单的手势交流,但没有人会比你更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到时候我会在身上装摄像,如果你看出了什么就立马告诉我。对了,肖战已经快到你家楼下了,你过来总部吧,这边设备更齐全,我和彭楚粤现在去那栋楼附近等你消息,你破了A口的安检后我们就行动。”
陈泽希也是没想到夏之光的嗓子到现在都还没完全康复,不过现在有了手术的安排,也算是松了一口气,陈泽希忍不住开开玩笑来打趣白澍,试图让气氛不那么紧绷着,“肖战还是一如既往的是块砖,被你指挥着哪里需要哪里搬啊……”
“呵呵,是啊”白澍忍不住笑了出声,“其实这一年红组一切都没变,都是老样子,不过没了你大家都有点不习惯吧,光光都开始学着独立出任务了。”
陈泽希听着白澍的话,却突然哽咽了,一时间只有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肖战到了,你下楼吧。”
“好。”

白澍和彭楚粤的潜入很顺利,陈泽希快速的破解,配上白澍的观察力和彭楚粤的速战速决,他们找到了夏之光。
夏之光可怜巴巴的被绑在椅子上,身上有着许多细小的伤痕,看得出有过激烈的反抗,尽管身处劣势小脸苍白,但眼神却依旧倔强,彭楚粤忍不住无声的骂了句脏话,打算从角落里出来干掉看守夏之光的黑衣人。
“等一下,光哥他在紧张,他紧张的时候会抠自己的手指,肯定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陈泽希一阵紧张,吼了出来,音量让带着耳机的白澍直皱眉头。

“小月撒儿,十点钟方向,狙击手,看到了么?”
白澍话还没说完就见彭楚粤一枪解决了狙击手,毫不犹豫。

夏之光被救出来时已经很虚弱了,但他还强撑着想要自己走,最终因为说不了话所以争不过彭楚粤而作罢,小孩儿身上的伤口都不致命,大概对方也不想把人质玩坏了,但伤口却无数,挑着最疼的地方使劲下手。夏之光很坚强,他没有哭。但回到总部后,陈泽希的出现,另他彻底崩溃了。
之前压抑住的恐惧,担忧,伤口的疼痛,和心里的委屈,在陈泽希还没想好怎么自然的和夏之光打招呼之前,夏之光已经抱住了陈泽希号啕大哭,他没有问陈泽希为什么在这里,也没问他离去的理由,他哭的撕心裂肺,却又因为声带受伤而发不出多少声音,只有喉咙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像小兽一般的哀嚎,眼睛红了,耳朵红了,拽着陈泽希衣服一角的指尖也红了。

是啊,还用想什么尴尬不尴尬的问题,陈泽希回抱住夏之光,轻轻拍打他的背部,小孩儿的思维总是这么直接,伪装只是大人的武器,而强撑着的夏之光不管成长了多少,在陈泽希面前始终是一个小孩儿。

我最亲爱的人,你最近怎么样,没我的日子里,你别来无恙?

“光哥,想我没?”
想,我好想……
“对不起啊,其实我挺混蛋的。”自己离开还想着让你来主动联系我……
这句话换来的是夏之光一阵没有力气的捶打,“泽希,我想你,我好想你……”

Anything your heart desires 你真心期望的一切
Will come to you 都会来到你身边

感情戏会不会发展的有点快啊(((o(*゚▽゚*)o)))因为这文应该不会太长,最近三次元太忙啦!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么?比如一起搞个案件还是咋的?有辣么多人喜欢好开心,么么哒……手机写的,于是这章好匆忙。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