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困

哈德 铁盾 EA 承花 周翔 轰爆 Mcdanno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3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3) AU

If your heart is in your dreams
No request is too extreme

“小白哥,这样真的好么?”
白举纲,红组的联系人,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颇有些无奈的回答一脸认真的肖战:“我也没办法啊……这其实和你们的下一个任务有关。我们从警局接过这个案件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案件的唯一目击者,所有的线索都在他身上,因为只有他见过凶手的脸,而且他还不想让他父亲知道他现在危险的情况,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舒老大会要求你们一定要保护好他。”
红组这些年和上头关系不错,除去和早期一样接一些富商政客的活以外,现在还和官方有了许多联系,这都是因为舒老大人脉广,当然也和红组良好的任务完成率有关,这下子使得警局也找上了门。
“是警局就没法推掉么?”
“这案子两个月了都没破,凶手还在持续犯案,在这种情况下,上头肯定要让他们加快动作,他们走投无路才找上了我们。其实吧,重案组的组长我也认识,伍嘉城一直都很出色,只是这次的凶手太狡猾了,警察在明他在暗,根本无从下手去找这个变/态。”
“那这个任务我们接下了。”肖战拿走白举纲手里的资料,转身挥挥手,拿出手机开始群发消息,让其余的几名红组队员尽快到会议室集合。在这期间,他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要去见见客厅里坐着的小鬼了。

“你好,我是肖战。”肖战牵强的扯了扯嘴角,他最应付不来的便是这种青春期还没过,脾气死倔的男孩儿,恩,大概乖巧的夏之光反而是同龄人中的异类吧。
“郭子凡。”迅速的瞥了一眼来人,郭子凡又把目光放回到了手机上。
“这阵子直到破案,我都将会是你暂时的监护人,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你能先和我讲讲事情的经过么?”
“不要。”毫不犹豫的拒绝。
肖战面无表情的盯着郭子凡,这张脸生的非常好看,尤其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可这傲娇脾气也真是让人吃不消,肖战耐着性子转移话题,“高三了吧,学业忙不忙?”
“你怎么知道?”郭子凡终于有了些反应,他挺吃惊的。
“看资料啊,我都说了我是你的监护人,”郭子凡瞪着肖战,“好吧好吧,暂时的监护人。”
“我现在落了好多课……”
“想考哪所大学?”
“电影学院……最好的那所,我想学表演!”像是提到了感兴趣的话题,郭子凡终于愿意开口多说几个字了,有了笑容,小屁孩儿整个人瞬间看起来灵动了不少,肖战心想,难怪凶手会找上他。

“开会开会!诶?哪来的?肖战你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彭楚粤杀气满身的从门口冲到了客厅,手里拿着他永远最爱的尖叫鸡,郭子凡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肖战耸了耸肩无话可说,彭楚粤这个聪明人装傻倒是一绝。
“你一个人在客厅坐一会吧,我们先去开个小会,上锁的不要乱动,剩下的东西随便拿,把这里当你自己家就好。”肖战推着彭楚粤,催促他赶紧闭嘴,把刀收好进会议室,生活中的暴力狂有些时候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没过一会儿,陈泽希和夏之光也黏黏糊糊地一起来了,最后到的是白澍,他恶狠狠的抱怨彭楚粤杀完人就走,最后只留他一个人收尾的残忍行为,为此收货彭楚粤白眼一枚。

“这是发生在B市的一起连环强/奸杀/人案,报纸上只报道过一则,但实际上遇害的已经有三人,受伤的有两人,还有一个轻伤的,就是你们进门时看到的郭子凡,年龄还很小。他从小学过点跆拳道,凶手估计也没料到一个看起来挺漂亮的小孩子会那么有攻击性,一不小心才让他逃出来的,他离开的及时,没有受到太多伤害,只有一些被打的痕迹,而且他是唯一一个见到过凶手脸的人。其他两个受伤的受害者都没有看到过凶手的正脸,而且他们都是郭子凡这个年纪的,不过遇害的那三人年龄均超过二十了,凶手就是直接奸/杀……”
“操,这真是畜生吧!”彭楚粤第一个受不了,义愤填膺的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解决掉凶手。
白澍拍了拍彭楚粤的肩膀,彭楚粤像撒气一般,把白澍的头发一阵乱折腾,白澍只好由着他弄,不知道为什么彭楚粤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老喜欢欺负他,不是抓着他的手乱蹦跶,就是暴躁的粤式摸头。
大概是因为白澍不爱反驳,脾气好吧。

“警方其实有让警察伪装成同性恋去酒吧吸引凶手,他们研究过凶手的喜好,基本上就是看起来干干净净,显得年纪很小的男生,但不知道为什么凶手一直没有上钩。郭子凡其实之前和警方说过,他曾经看到凶手拿着警局的资料,估摸着凶手早就知道哪些是卧底了。正因为这样,所以小白哥才让我们接手,我们一直不是明面上的组织,每次任务都是重新塑造身份,所以对凶手百分之百是新面孔。至于行动方案……”肖战顿了顿,看向白澍,白澍一般才是完善行动方案的那个人。
“我们直接延续警方的行动吧,我和光光应该在凶手的目标范围内。”
“我没问题。”夏之光一如既往的听话,倒是一旁的陈泽希有些不快,但他又不好反驳,夏之光看到陈泽希的表情,有些委屈:“泽希,我是不是不够好看,所以你觉得我不够适合这次行动……”
陈泽希这下是真的哭笑不得了,他还没敢和夏之光说明自己的心意,也难过夏之光这种迟钝的人一点也发现不了他的担心,诶,陈泽希忍不住搂住夏之光的肩膀,提议道:“我去装成光哥的另一半好了,这样显得更真实一点,而且光哥去酒吧又不能喝酒,有我看着还好点。”

这种提议白澍是巴不得的,“那就这么定了,我也会去酒吧,彭楚粤在暗中盯一下我和光光这两组,肖战你是打算留下来保护郭子凡的对吧。”
“恩,小白哥直接把我登记成他的代理监护人了,我会负责在总部做技术上的支援。”
白澍和肖战三下五除二的制定好了初步的计划,接下来详细的步骤还会再商量,倒是没有夏之光,陈泽希和彭楚粤的事了。直到白澍和肖战开始单独商量细节时,夏之光才猛地反应过来,完了,他这是要和他的泽希哥扮情侣了,怎么办……
“我刚才看到郭子凡了,他真好看,是双眼皮,显得眼睛好大!”夏之光为了让心情平复下来,开了个无厘头的话题,谁知道陈泽希这种高手马上又把话题绕了回来,“我们光哥单眼皮就很萌,本来就萌,不用卖萌就已经很好看了。”
这话说的夏之光一阵害臊,一锤就打向陈泽希的胸口,抿着嘴巴,想憋住笑意,不自觉的逃避着陈泽希的眼神,但不争气的耳朵却红了。
陈泽希哈哈哈的笑开了,把夏之光拖进怀里一阵蹂躏,小孩儿在怀里好不安分,玩闹的时候衣服都掀起了一角,露出了纤细的腰身。这样的日子真好,他想,就像以前的每一次行动一样,就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就像在做梦一样。

夏之光没过一会儿就闹累了,干脆倒在陈泽希怀里不说话,就傻愣愣的直笑,可爱的让人发慌。

If your heart is in your dreams 如果你的心在你的梦中
No request is too extreme 任何要求都不过分

一旁的彭楚粤也不知道在苦恼什么,突然的站了起来对着白澍说:“陈泽希肯定能看住夏之光,我跟着你吧。”
白澍被他这股儿霸气的傻劲儿逗笑了,对彭楚粤充满恶意的抛了个小媚眼儿,“好啊。”
彭楚粤反而懵了,半响冒出一句少女十足的:“讨厌!”
肖战在一旁面无表情,习以为常。这就是红组应该有的日常,陈泽希的回归让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哦对了,如果忽略在客厅唱着《拒绝再玩》的郭子凡……才算真正的正常。
那个傲娇的小屁孩,肖战想想头都大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开了个超级俗套的案子……我已经无力吐槽我自己了,希望不会太OOC。除了希光和粤澍以外,又拉了个郎配,请不要嫌弃战凡hhh我觉得他们少年频道里一起玩游戏时还挺逗的2333333等飞机ing,于是写文,希望大家喜欢😍如果有逻辑硬伤欢迎指出,我已经好多年没写过烧脑悬疑了,我估计案件也会是很简单的那种.(^ー゜)!

评论(2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