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困

哈德 铁盾 EA 承花 周翔 轰爆 Mcdanno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7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7) AU

If your heart is in your dreams 如果你的心在你的梦中
No request is too extreme 任何要求都不过分

彭楚粤迅速推开门,马上就看到了房间中央的白澍,他一瞬间心跳有些加快,白澍的身上闪着光,应该是被涂抹了一些东西,变得光滑透亮,白皙的皮肤和沉睡的模样,竟然真的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天使。彭楚粤握紧了手中的枪,紧张的看了看房间四周,回避了白澍的裸/体,在意识到没有别的人后,他立马上前把自己的外套盖在白澍身上。
“白澍,你醒着么?”彭楚粤拍了拍白澍的脸颊。
“啊~原来是你啊。”白澍万万没想到彭楚粤这么快就跟了过来,看来是真的担心他。
“白澍!你说这凶手是不是变态,还把你衣服扒了,扒了就扒了吧,还给你抹油,真是,神经病吧!”彭楚粤一边唠叨着一边手上还利落的给白澍松着绑,看到白澍身上盖着的外套有滑落的迹象便立马又抓了起来。
“澎澎,你说你是有多嫌弃我的身材,给我遮那么严实。”白澍好笑的看着认真的彭楚粤,如果忽略他那张停不下来的老妈子嘴巴,单是画面还是很有男人味的。
“你闭嘴!”彭楚粤翻了个白眼,把白澍扶了起来,“白澍你快把你的衣服穿好!”彭楚粤庆幸今天穿了条宽松的裤子,把尴尬的反应挡了过去,操,以前可没发现白澍有那么好看,平时根本就是大写的黄爆,现在清纯起来,竟然有了种禁欲的感觉。
白澍挑了挑眉听话的穿好了外套,无奈外套太短,两条大腿还是赤裸裸的曝光在灯光下,彭楚粤忍不住拍了一下白澍的屁股“你不会把外套裹在重点部位上么?露个胸口好过露屁股吧?”彭楚粤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件大事,白澍没心没肺的笑了下,在心里把吃了他豆腐的彭楚粤骂了千万遍。
白澍把外套重新围好,接过彭楚粤给的手枪,两人原路返回。

就在快要离开别墅的时候,整个别墅花园的灯突然全部亮了起来,白澍和彭楚粤对了个眼神,立马明白被算计了,凶手估计看到了彭楚粤的潜入才离开了白澍所在的房间好去通知更多的保镖来抓住他们。
“肖战,通知光哥和泽希,小心有埋伏。”彭楚粤反应非常的快,他拍了拍白澍的肩膀说道:“白澍,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废话这么多,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白澍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装扮,太美,于是他选择了无视,果断开枪击伤了一个保镖。
“澍……加油。”
“天呐澎澎,每次关键时刻你就说这句话,好像我没努力过一样!”
彭楚粤笑了笑,白澍和他的合作从来都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白澍仿佛把命交给他也从来不会感到害怕,一切的一切都契合的刚刚好,就像他们的冷幽默一样,别的人都不会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光哥,有埋伏。”陈泽希抱着夏之光,用牙齿轻轻咬着他泛红的耳朵,小声传递着信息。
夏之光的耳朵一直很敏感,一害羞就会红很久,现在被陈泽希舔了舔,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回应,又不敢移动生怕暴露了,只好站在原地任由陈泽希动手。
陈泽希拉着夏之光坐到了地上,把夏之光整个人压倒在地,用手垫着夏之光的后脑勺,没让泥土弄脏小孩儿的头发。他像是痴迷极了,从夏之光的耳朵一路吻到眼睛,狭长的眼睛因为他的亲吻变得越发的动人,眼里写着完全的信任。
“我已经看到埋伏的狙击手的位置了,四十五度右前方,估计是一旦发现我们有问题就会开枪。”陈泽希恨不得现在就圈住夏之光,然后一辈子不放手,但他看着好像什么也不明白,只会傻傻跟着他一步一步走的夏之光,还是没能迈出最后的那一步,专注于任务反倒让难耐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泽希......”夏之光用手抓住陈泽希的手,十指紧扣,像是下了决心一般,一个翻滚就把陈泽希压到身下亲了一下,不像是在酒吧里那个纯纯的吻,这一次夏之光还用舌尖舔了舔陈泽希的嘴唇,随后直起了身子。
陈泽希笑着故意大声说给狙击手:“哟,光哥,还主动搞骑乘呢!”
陈泽希表面上嘻嘻哈哈享受的很,但他其实很紧张,他已经猜到了夏之光要干什么,他正打算阻止,就已经听见了夏之光的闷哼,发生的太快,几秒钟就改变了刚才缠绵的氛围。
夏之光掏出枪,击中了陈泽希发现的那个狙击手,在场的别的狙击手打不到在地上的陈泽希,坐在陈泽希身上的夏之光就成了枪靶子,夏之光并不后悔,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他相信原本压在他身上的陈泽希也会选择这么干。在夏之光中枪的一瞬间,陈泽希根据子弹来的方向回击,成功击中了剩下的狙击手。
子弹看样子是没有打中要害,陈泽希出了一身冷汗,身为男子汉的他第一次红了眼睛,却还是强撑着对夏之光露出了笑容,生怕凶了就会影响到夏之光:“光哥,别怕,我在。”
“肖战,快联系医生,光哥中了两枪。”
“救护车五分钟内到。”电话那头键盘一阵噼里啪啦,肖战很快就给出了回应。

“泽希......”夏之光的手指因为疼痛而缓慢的动着,他摸索着碰到了陈泽希的手,便不愿意再动了。
“别说话,肖战已经联系医生了。”陈泽希熟练的做着应急处理,干他们这行的,大大小小的伤口是家常便饭,他自己的腿上就有一道很长的疤,但他始终无法习惯让夏之光受任何一点的委屈,小孩儿就是用来宠的。
“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大概年纪小,说爱有些奇怪,在夏之光的世界里,喜欢两字已包含了所有。
陈泽希抱着夏之光,终于忍不住了,“光光,之光,你要好好的。”语气颤抖的说不出别的话来,陈泽希感觉脸上湿漉漉的,恐怕是哭了,他把夏之光的伤口死死按住,希望血能够留得慢一点。还好子弹没有留在体内,陈泽希默默想,他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等你这次出院了,我就跟你表白。”

夏之光前两次住院都是因为陈泽希,第一次是那场大火,陈泽希把夏之光送到医院后便没了人影。第二次是喉咙的手术,陈泽希在手术室外守了一天后终于得到了手术成功的消息。而这次,是第三次了,陈泽希在医院里对着医生鞠躬:“辛苦医生,请一定要救救他。”
陈泽希期盼奇迹能再一次发生,因为夏之光是神的孩子,所以任何灾难都带不走他。

抓机写的依旧匆忙,大半夜希望没写出啥大问题,下章月澍也许会拉灯污?满足了某人想看光光受伤,于是我又写出了老梗(`_´)ゞ!谢谢评论了的各位,我的动力来自于你们~

评论(2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