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困

哈德 铁盾 EA 承花 周翔 轰爆 Mcdanno

当我们老去

当我们老去

陈泽希把老花镜放下,微信里夏之光的消息不停的传来,也就是小那么几岁,年轻时不觉得,老了之后差别就大了起来,至少陈泽希现在打字的速度是不比当年了,他更喜欢用语音。

这是陈泽希五十岁那年,成了别人口中的大叔,不得不戴上老花镜,也许未来还会变成爷爷,需要拐杖才能上街遛弯儿,但他一定依旧是最潮的爷爷,带着最新款的棒球帽,听着摇滚散步。

门铃响了起来,陈泽希慢悠悠的过去开门,门外站着夏之光。
夏之光喘着气,看样子是急匆匆的赶来的,他一拳打到陈泽希的胸口,使得陈泽希倒退了一小步。
“哟,光哥,怎么火气这么大?”
夏之光没吭声,但眼睛却红了。过了三十之后,陈泽希几乎再也没看过夏之光哭,夏之光长大了,成熟了,对于这个复杂的世界变得游刃有余了起来,他从陈泽希的怀抱里走了出来,不愿意再当一个趴在哥哥肩头宣泄情绪的小弟弟。
“你这样让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陈泽希也不笑了,他摸了摸夏之光的头,就像他一直会做的那样,把夏之光搂进怀里,拍了拍他的背。
“你为什么不回我微信?”夏之光闭着眼睛小声在陈泽希耳边抱怨。
“因为我已经决定了,所以即使是你,也劝不了我了。你上次不是说让我赶紧成家么?我觉得还是加拿大适合我,我可以去找个老外,还可以有个小混血。”
“会回来看我么?”夏之光抓住陈泽希的手,陈泽希却撇开了。
“不会了……”
夏之光的眼泪彻底停不住了,“那我可以去看你,你放心,我结束这次巡演后就去找你。”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依赖我,你老婆会吃醋的。”陈泽希看夏之光哭的毫无形象,当年的可爱小孩儿一转眼就成了个真正的大男人,岁月在脸上印下了痕迹,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一样。
那一晚,夏之光没回家,他赖在陈泽希家睡了,就像每次过去跳舞跳到太晚之后住下一样,不过这次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陈泽希看着夏之光碍于面子翻来覆去,最终还是一下把他搂进了怀里,这让夏之光不用犹豫是否要去求个拥抱了。
“会想我么?”
“当然会。”
“那就好……”
晚安,然后一切陷入了沉静。

夏之光离开陈泽希家的时候觉得不会想到,在那以后他就再也联系不上陈泽希了,之后再相见,却是在陈泽希的葬礼上……
癌细胞扩散的太快,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康复的机会了。

陈泽希想,生活就是这样,你得到的不一定是你想的,而你想的,也不一定能得到。就好像年少时不顾一切的要去默默守护,希望他好,像个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一旦老去却后悔没有彻底占有,让夏之光彻底打上陈泽希的标签。

陈泽希离开的时候有些无奈,他带上门,把钥匙和遗书装进信封里打算寄给夏之光。不仅仅是过去,他的所有都将归给夏之光,他有些厌恶自己,但又有些开心,因为夏之光会一辈子记住他的好,那是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爱。

陪伴,是一方的付出,孤独,是最可怕的东西,陈泽希孤独了上半辈子,现在换夏之光来替他孤独下半辈子了。


和傻瓜聊天时有了开个be短篇的想法,人物不属于我,主要角色死亡只是虚构,健康最美。

评论(29)

热度(39)